当前位置:首页 >> 手机

木纹刀破虚空第四百八十五章沙无天

时间:2020-09-20   浏览:0次

刀破虚空 第四百八十五章 沙无天

两者相遇,宛若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般。

帝王石环绕着帝王椅剩下飞舞着,数百万道法文出现,帝王椅亦是一样,数道法文相碰撞在一起,颤颤而动。

这场景,就像是在哭泣一般。

“嗡”

一声颤动声响起,帝王石莫入了帝王椅的凹槽之中,这一刻,帝王椅,成为了完整之物。

随着帝王石的镶入,一道通体光芒出现,自座椅中爆发开来,直冲九霄。

只见,那光芒,迅速冲破第七层蛮荒塔,出现在第八层,随后又破入了第九层蛮荒塔之中。

一道光芒,直接贯穿三层,威势之强,让人心惊。

此刻的第九层蛮荒塔,陷入了声的寂静之中,没有一人说话。

风吹过,带起道道沙尘。

“这是什么座椅?为何我没有见过,莫非是后世之人打造的么?”

一尊蛮荒塔灵疑惑的说道。

他们,已经数个时代没有出现,对于一些生之物,了解的不是很多,包括仙儿的帝王椅。

“或许是吧,不过,力量还算不错,不知道是谁所铸,不错”

另一尊塔灵附和道。

此刻,没有人知道帝王椅的来历,若是蛮荒塔灵知道帝王椅来历比他们还久远的话,一定会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甚至夺走帝王椅,也并不是不可能。

此刻,石林之中,仙儿与血刀的感触大。

那冲霄而已的光芒,太过于耀眼了,让他们法直视,眼睛隐隐作痛。

久久之后,待那光芒隐去,帝王椅似乎消失了,尽血路上,一尊上人皇站立。

他,负手而立,仿佛一切事物都法引起他的注意,百米长的血路,剑光煌煌,杀机让人胆寒。

他就那样的站立在那,任由尽剑芒划过自身,一头长发,随剑而动。

看着那背影,血刀惊骇的道“不会是帝王椅的灵吧?”

所有人都知道,强大的存在,都有灵。不过雷炎的残刀除外,如今的残刀还在解封之中,刀灵估计还在封印之中。

若是刀灵解封,或许雷炎与刀灵之间,会有一场大战。

“或许是吧,又或许不是”

看着那尊背影,仙儿很是不解。

如今,帝王椅已经认她为主,对于帝王椅是否拥有灵,她是唯一一个知道的。

那尊人影,先前,根本就不存在。也就是说,他是在刚才帝王椅与帝王石融合之后出现的,帝王椅――灵。

而这突然出现的灵,让仙儿心中有些忌惮。有了灵,代表着帝王椅有了自己的思维,若是此刻帝王椅脱离自己的掌控,以自己现在的力量,只能任由他离去。

立于布满绝世强者留下的杀机之中,还能相安事,足以证明他的强大。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了一般,没有人说话。只有那些剑光,不断的发出锵锵声响。

“何以为生,何以为死,何以为皇,何以为凡”

久久之后,那人似乎惆怅完了,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那几个字,通俗易懂,但却又复杂多变,难以理解。

“生,为珍惜,死,为失去。皇,为包容,凡,为自私”

仙儿立于原地,淡淡的说道,眉宇间,曦光点点。

就在仙儿的话语刚落下,那男子,转身看来过来,同时,他挥动手臂。

随着他的手臂落下,远在蛮荒塔第九层的一座大山之上,九尊强大存在尽皆露出惊骇的神色。

那人,居然屏蔽了他们的视线,法看清石林中发生的一切了。

如此手段,超乎了他们的想象,要知道,石林所在之地,乃是在蛮荒塔之中,而蛮荒塔,就相当与他们自己。就像自己法看清自己穿的衣服一样。

“这手段?他是谁?”

“不会是它的灵吧?”

“怎么可能,作为灵的存在,不可能这么厉害”

……

此刻,第九层陷入了尽的讨论之中。而在石林中的血路中,那人转过了身子。

只听他说道“皇为尊,凡为贫,生为皇,死为凡,这你可懂?”

看着那人的样子,血刀陷入了震惊之中,不止是血刀,仙儿也依旧如此。

那人,只要是了解沙族的人都知道,眼前的人是谁。

那是一尊开创了不朽大族的上存在,也是一尊,敌的存在,号称不败至尊。

他,就是沙族始祖――沙天。

“怎么可能”

血刀惊骇的喊叫了出来,震惊到难以复加的地步。

沙天,乃是一尊传奇,屹立在道之巅,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轮回一出,天地倒转。

有人传言,曾亲眼看见沙天战破天穹,一路战到上界,终消失。

如今,那消失数时代的存在,在今日,却又再现了,活生生的站在了自己的眼前,血刀感觉,一切太过于梦幻了。

沙天的时代,距离如今,已经逝去了数百个时代,也就是说,他若是活着,今日,或许已经上千万岁了,这一切,足以颠覆所有人对于生命的认知。

要知道,能活一个两个时代的人,都足以称之为逆天了,而两个时代,也不过是三十万年而已。

“血刀,他,真的是沙天,沙族始祖么?这怎么可能”

此刻,就连仙儿,也法镇定了。

那人的强大,以及传说,让人法想象,但今日却再现,似乎任何传说,都可信。

血刀看着那人的脸庞,吞咽着口水道“我也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为尊,凡为贫,生为皇,死为凡,这你可懂?”

就在两人震惊的时候,那人,再一次说道,那眼神,古井波,但周身,却流转着恐怖的生机。

那生机,仿佛真龙一般,浩瀚尽。

“不懂”

仙儿凝重的说道。

“不懂?天下万法不离其宗,但这又岂是一人说了算?道,为多变,既然要超脱,那就要不走寻常路,前人之路,未必就是真正的路。”

沙天缓慢的说道,随后再次背对着众人,似乎陷入了感慨之中。

随着他的话语响起,血刀愈发的震惊。

前人之路,若是错的话,那还有何路可走?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或许,前人的路,真的是错了?”

血刀凝重的说道,回想着自己的一生,发现,一切,或许真的错了。

修炼,是为了强大以及永生,然而,紧紧是身体的后遗症,就断了所有,这,又何以为道?

此刻,仙儿没有思考那些话,在她看来,道一年来这种损失还没有完全缓过劲。因此现在市场始终处在低迷期,乃是多变的,可以遵循古人,自然也可以违背。

“前辈,你是帝王椅的灵,还是沙族始祖?”

仙儿凝重的问道。

说眼前的人是灵,却又不像什么攻击,那穷尽的气血,给人一种真实感,特别是那若有若的威压,与真人一般。但说他不是灵,又怎会在帝王石与帝王椅融合之时出现?

一切,玄乎!

“何以为灵,何以为始祖?道,可真,可假,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明白之后,一切皆可为真”

一句话,让人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句话,让人有种顿悟的感觉,细细思索之下,却又给人尽的迷茫。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何以为真?假就是假,怎可与真混为一谈?

“好高深的道,一言一行,都可与道挂钩,不愧是始祖的存在,强大”

血刀凝重的说道,有些看不透眼前的存在。

若是此人,真的是始祖的话,怎会如此?以他的霸道,怎会做到如此平静?

“罪人?上苍,那件事,终究没有了么?”

那人抬起了头,遥望石林深处。

沙天的声音,不是很大,但两人还是听到了。

罪人,是两人这一行中,听到的多的词句了,甚至还因此见到了传说中的天道化身。

三千大道化作三千世界,镇压诸天,那力量,强大的可怕,让人法提起战斗的感觉。

而此地,异常的神秘,是有着三尊绝世强者陨落,一切,皆与罪人有关。

而此刻,沙天,也说出了罪人两个字,这就让血刀,不得不去想象其中的辛密了。

“一切,随缘”

沙天缓慢的说道,随后,莫入了石林深处,连带着帝王椅,就这样的消失了。

“石林深处,到底有什么?”

血刀不解的说道,随后与仙儿对视了一眼,道“我们也进去吧,若是我猜的没错,那人,绝对是灵,而非沙族始祖,沙天”


眉山白癜风权威医院
武汉白癜风在哪里治疗
广州换锁电话
相关阅读
分析师称苹果将于2011年初推新款iPh
· 贺一航色情吸毒案内幕节能

贺一航色情吸毒案内幕:出手小气遭小姐嫌弃贺一航日前,台北警方破获北台湾最大的财神等应召站,在寻芳客名单中意外发现昔日秀场主持天王贺一航...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