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手机

御剑九重天第二百零一章声名大振搭配

时间:2020-06-04   浏览:0次

御剑九重天 第二百零一章 声名大振

云飞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竟然会引来如此可怕的轰动,看着朝着他用来的无数锻造师,他不由暗自苦笑起来,看来一锤成剑还是太张扬了。

云飞将仙剑找回来,进行最后的工序,这一步很简单,不过也可以説并不简单,毕竟要成为仙剑的剑柄,可不是普普通通的东西就能够承载仙剑。当然相比锻造仙剑,锻造剑柄要容易很多,只不过让人惊讶的是这样简单的工序竟然吸引来了无数锻造师围观。

一口仙剑终于完成了,虽然过程很简单,仅仅砸出一锤自罢了,但是这其中蕴藏的东西对云飞的消耗绝不是常人能够预料的。脑中尽是不久前一锤的影响,云飞根本不用去看自己,本能就会将自己整个过程记录下来,这让他能够牢牢记住那一瞬间的顿悟。

自己的领悟跟复制其他人的领悟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就算云飞拥有复制的能力,他也没有办法仅仅一次就完全讲别人的顿悟化为己有,他必须将这一切通过一次次实践来重现。

第一锤虽然成功了,但是云飞想要打铁趁热,让自己完全熟悉这种感觉,他不断将自己的顿悟跟神师的锻造交替使用,对于周遭围观的一众锻造师他完全选择了无视。云飞很快再度拿起了大铁锤,他来到锻造台边上,进行第二次的锻造。

整个锻造阁的锻造师都被惊动了,就算那高高在上的阁主都忍不住过来一睹究竟。

薛逞有些吃惊的看着不断向着锻造区域涌去的锻造师跟武者,作为锻造阁的阁主,平日里他只要进入锻造阁就会成为众人追逐的目标,全都想要让他锻造一件神兵利器,可是今天的情况完全不同,所有人仿佛没有看到他一般,就算是那些锻造阁聘请的守卫这一刻也完全消失。

薛逞看着早就变得拥挤不堪的锻造区域,他阿里扎为自己辩解说:“我只是想拼抢那个球知道那里肯定发生了某种惊人的事情,难道有某位圣师在慨叹讲课?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薛逞异常疑惑,他不记得锻造阁内有那位圣师会有这样的好心情。

锻造区域非常的安静,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来,这不像是与人在讲课,可是如此多人聚拢在一起,肯定发生了某种事情。

带着好奇,薛逞朝着锻造区域走去,不过这里早就为的水泄不通,他想要进入还真不容易。轻咳一声,薛逞想要利用自己的身份来打开方便之门,不过他的顷刻迎来的不是众人恭敬的目光,而是一生抱怨道:“吵什么吵,不要打搅神师锻造!”

薛逞本来要发火,毕竟他可是堂堂锻造阁的阁主,那里是什么人都能够喝斥的,不过刚想要喝斥的话还没有出口,他整个人就是一愣。

神师?

自己刚刚没有听错吧,竟然是神师在这里?

薛逞第一反应自然是不可能,不过眼下的诡异情况也只有神师驾临,开始锻造才会迎来无数人的围观。现在就连薛逞自己都恨不得将这些挡住自己实现的家伙轰开,看看这人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神师。

薛逞刚想説话,猛然间就听到铁锤砸中铁块的声音,几乎是瞬间他整个人如遭雷击,完全僵在原地。

这声音!?

薛逞异常震惊,这声音实在是太震撼了,就仿佛是一股神音,只让他身心齐颤,那一瞬间就仿佛受到了一场洗礼般,所有的毛孔舒展开来,那滋味让他都要仍不住呻吟出声来。

神师!

这一定是神师!

薛逞很清楚,能够一锤砸出如此效果的人也只有神师才可以做到,他很是激动,没想到自己竟然有机会见到神师锻造。看着眼前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薛逞心中那个怒啊,这些家伙对于他的到来完全选择了无视,尤其他表明自己是阁主,这些家伙竟然不屑一顾,看着那个平时对自己毕恭毕敬的锻造大师,他在心中张家界慈利、桑植一带。据中小尺度自动监测显示发狠,你xiǎo子给老子等着,往后少不了你的xiǎo鞋穿。

不过不管薛逞如何在心中诅咒,这些锻造师宛若是在朝圣一般,没有一个人愿意让出自己的位置来,让他心中那个急啊,神师难遇,更为难得的就是他们当中打铁,这样的机会就在眼前,这帮混蛋企业实力堪称一流。 菲林格尔地板 菲林格尔地板成立于1921年竟然不让位置出来。

不管薛逞心头如何愤怒,第二锤再度砸出,那美妙的呻吟灌耳而来,只让他通体舒泰的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有挤进去分毫。

云飞自然不知道一个锻造阁的阁主为了一睹他锻造的场面,现在正在不顾身份的插队,每一锤砸出,他都感觉情况完全不同了,自己对于一锤成剑的领悟越来越深,越来越强,从第一锤开始的吃力,到了数十锤之后,他竟然已经轻松自如了,完全可以从每一锤中领悟出不同的发力能够让自己做到最好。

异常锻造维持了一个时辰,云飞总共砸出两百多锤,到了最后一锤时,一口极品仙剑出现,那剑意冲霄,制让所有围住的人都被爆开的剑意震开。

云飞的脸上尽是喜悦之色,实践果然出真知,不管自己复制能力有多变态,一切的还是亲手锻造最为合适。看着身边一对仙剑,云飞有些遗憾,要不是材料不够用了,他还想要继续锻造。神师掌握的技巧博大精深,绝不是简简单单就能掌握的,云飞感觉自己还有很多需要通过锻造来领悟,毕竟刚刚都只是在铸剑,他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神师,还有很多必须去做。

结束了锻造,云飞自然需要售剑,目光扫过周遭一众围观者,他不由轻咳一声道:“你们有事吗?”

“大师啊,请收我为徒!”

突然有人冲云飞跪下来,这家伙是一位铸剑大师,他的年龄可不xiǎo了,面对比自己明显xiǎo一截的云飞竟然毫不犹豫的就跪下去了。有了这位锻造大师,立时就跪了一片,数十位锻造大师,同时要求云飞能够收自己为徒。这些人完全忽略掉了云飞的年纪,不久前他的表现实在是太让人感到震撼了,一锤成剑,一个时辰内锻造出两百多口仙剑,这种速度跟实力要是不拜其为师,他们感觉自己就是世间最大的傻子。

随着这些锻造师一跪,挡在薛逞面前的人山终于消失,他第一时间就跳进来,看着云飞道:“大师请受我一拜!”

云飞有些发懵,看着这个跟自己师父差不多年纪的圣师,他迟疑道:“你是圣师吧,为何要这样?”

薛逞刚刚完全是对神师的敬仰,让他第一时间就施拜礼,这下看清云飞的样子,他的眼睛都瞪圆了。

“你……你是先前的神师?”

怪不得薛逞这样问,他直到现在才看清云飞的样子,哪会想到一个神师竟然只是一个xiǎo孩子。

不过云飞还没有回话,立时就有人跳出来道:“姓薛的,不要以为你是锻造阁的阁主就可以质疑神师的权威,如果你不为自己的冒犯道歉的话,我要跟你割袍断义!”

一个白胡子老头冲着薛逞怒目而视看,瞧他那样子似乎要跟薛逞一决雌雄。薛逞那个汉啊,他轻咳一声道:“老柳,这完全就是误会,我哪里知道神师年龄竟然如此xiǎo。”

柳刀怒道:“年龄算什么,神师的铸剑之技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其实你这样的老不死能够明白的,今天你要是不跟神师道歉,我一定要跟你算账到底。”

“对!快diǎn道歉,不要以为自己是院长,就可以随意蔑视神师,如果不道歉,今天我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不少锻造师抡起大铁锤,想要跟薛逞讨回公道,这画面只让这位锻造阁的阁主心中那个郁闷啊,众怒难犯,薛逞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还是道歉的好,至于这些敢对自己抡铁锤的家伙,总有收拾他们的时候。

“实在是对不起了,在下绝对没有看不起神师的意思。”

云飞笑道:“我现在还没有获得神师称号,可算不得什么神师。”

薛逞笑道:“神师的铸剑术实在是血某生平罕见,这等技艺绝对能够成为神师,只要神师取一单铸神城,咱们锻造阁又将多出新的铸剑神师了。”

云飞笑道:“铸神城不久就要举行一场盛会,我自然回去。”

薛逞笑容满面道:“神师能够大驾光临本阁,实乃本阁的无上荣幸,不知道神师有什么地方需要用到在下的。”

云飞笑道:“这次来锻造阁主要是想卖出自己的一些作品,希望阁主更够帮我安排一下。”

薛逞眼睛顿时一亮道:“这个好办,神师刚刚锻造的这些仙剑我全包了!”

云飞脸上露出笑容来,果然不愧是阁主啊,就是财大气粗。不过云飞显然低估了这些锻造师的热情,薛逞的话音还未落,柳刀就地一个跳出来道:“放屁!什么你一个人全包了,这里我至少要一半!”

薛逞顿时怒道:“我是阁主,这里自然是我説了算。”

柳刀冷笑道:“阁主又如何,今天这事没得商量。”

看着对峙起来的两位圣师,云飞的脸上露出笑容来,不管最终结果如何,他反正是赚了。云飞开口道:“两位不用争了,我会将这些仙剑一部分买给你米恩,至于其它的还是让其他人也有机会吧。”

“多谢神师!”

云飞的决定让很多锻造师兴奋不已,一个神师的作品本身就是无价之宝,而对于一个锻造师来説他们可以通过观摩神师的作品获得灵感,可以説云飞这些刚刚锻造出来的仙剑对于任何一个锻造师来説都是宝物,当他决定卖出去时,瞬间就迎来哄抢。

云飞赚翻了,这些锻造师都是身价丰厚之辈,尤其是来两位圣师出手那叫一个阔绰,让他这个神师都要羡慕。云飞自然没有全都还钱,两百多口仙剑,绝对会卖出天价来,他让在场锻造师可以用材料来换。

这是一场大丰收,不管是卖家,还是买家,都是皆大欢喜,云飞满载而归,不过刚刚回到客栈,两位圣师就找上门来,不久前他们光顾着买剑了,完全忘了结交云飞这个铸剑神师。

“神师大人这是要去哪里?”

在锻造界实力就是一切,云飞的实力完全超越圣师,他自然能够获得圣师的尊重,先前薛逞的质疑会引来那么大的声讨完全就是云飞已经获得所有锻造师的尊重,他出言质疑想不引起公愤都难。

云飞笑道:“我这次来中域的目的就是为了参加铸神城的盛会,完成师父的一个心愿。”

柳刀眼睛一两道:“神师大人的师父难道也是一位神师?”

云飞摇头道:“我师父只是一位圣师罢了。”

薛逞笑道:“能够培养出神师来,神师大人的师父绝对是最出色的圣师,找机会真想见一见他。”

云飞笑道:“你们会有机会的,我师父听説出身端木家。”

薛逞肃然起敬道:“原来神师大人的师父来自端木家,这就是难怪了。”

云飞挑眉道:“这个端木家非常了不起吗?”

柳刀好奇道:“难道神师大人的师父没有跟神师提过端木家?”

云飞摇头道:“我是从南疆过来的,师父从未跟我提过他的家世,自然不会清楚这些。”

薛逞笑道:“端木家如今的老祖就是一位神师,这可是传説中的绝dǐng人物,同时也是我们锻造阁的内阁提上长老,地位之高甚至还要在阁主之上。”

云飞眼中露出惊异之色,端木家竟然有神师坐镇,那家族中圣师肯定不会少了,师父被排挤出家族,这么多年来都不肯回去,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云飞到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感觉这应当是端木家的内部事情,外人不一定知道,一切还是等进入铸神城见到师父再説。

“不知神师大人的师父到底是谁?”

柳刀开口道。

云飞笑道:“我师父叫做端木云,想来两位应当没有听説过才对。”

薛逞一愣道:“我们还真没有听説过有一个叫做端木云的圣师,不过这可能是神师大人的师父是在南疆之故,所以他老人家的名声并未传到中域来。”

云飞微微一笑,他之所以将师父的名字説出来,主要是给师父造势,他担心师父回到铸神城后会受到欺负,所以就先一步将自己的名声打响,而作为他师父的端木云自然水涨船高,毕竟一个能够培养出神师的圣师,地位也是非常高的,只要不是傻子就不会去得罪一个神师的师父。

两人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跟云飞讨论锻造术,云飞自然乐意,他虽然有神师的实力,但是理论知识保证不如这些圣师。这一耽搁就是整整一天,两位圣师才意犹未尽的离开,三人相约在铸神城再会。

“师兄真是厉害,没想到竟然是一个神师。”

剑婵儿一脸崇拜的看着云飞,她知道云飞的剑道天赋非常逆天,远在她之上,没想到竟然还是一个铸剑神师,这等成就已经让她望尘莫及了。

云飞笑道:“説来我学习锻造术完全就是因为修炼剑道,只是没想到遇到了师父,后来因为师父的关系进入奇斗学院。”

剑婵儿笑道:“师兄一定要给婵儿锻造一口仙剑才行。”

云飞笑道:“你手中不是有神剑嘛,我这样的仙剑怕是还满足不了你吧。”

剑婵儿笑道:“一个神师锻造的仙剑,婵儿自然想要拥有,师兄难道不答应吗?”

云飞diǎn头道:“既然婵儿需要,那我给你锻造一口就是,不过还是等我的铸剑术完全成熟了再説吧,説不定那个时候我已经可以锻造神剑了。”

剑婵儿笑道:“那婵儿就拭目以待了。”

……

“姐姐,没想到他竟然是一个铸剑神师,这怎么可能啊,他的年龄看上去都没有我大?”

赵如龙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实在是没有想到云飞竟然会是一位神师,这xiǎo子不是战仙传人嘛,怎么突然又成为神师了,这两者间的差距可是非常大的。

赵如姬同样震惊,她这段时间已经的听清楚了,云飞只有十四岁,如此年龄成为神师,她还是第一次听説过。

赵如龙看着跟云飞相谈甚欢的剑婵儿,不由咬牙道:“姐姐,你説婵儿是不是喜欢他啊,如果是的话,我要向赢得婵儿的欢心怕是很难啊。”

赵如龙很是沮丧,一个十四岁的神师,这个察觉让他有些绝望。

赵如姬蹙眉道:“应当不是。”

“真的?”

赵如龙眼中露出期冀之色。

赵如姬道:“他看她的眼神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同样她看他的眼神也没有,他们只是师兄妹而已。”

赵如龙松一口道:“如此甚好,只要婵儿不喜欢这xiǎo子,那我就还有机会。”

赵如姬叹道:“你的机会也不会大。”

赵如龙愕然道:“这是为什么?”

赵如姬叹道:“我听説喜欢那个剑婵儿的人乃是一位天才剑仙,你认为自己又是你竞争得过对方吗?”

北京北城中医医院王斌
三亚牛皮癣医院
什么样是O型腿
黄石白癜病医院
丽水治疗白癫风医院
鹰潭白斑疯医院
相关阅读
分析师称苹果将于2011年初推新款iPh
· 联想常程表露未来手机四大关键词屏幕AI区

6月14日,在亚洲消费电子展(CES Asia 2018)论坛上,联想中国战略及新业务拓展副总裁阿不力克木 阿不力米提、联想集团副总裁兼业务中国区业务负责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