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通讯

炼器狂潮第三十六章县守千金求收藏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炼器狂潮 第三十六章 县守千金(求收藏)

“原来是齐爷爷啊,什么风把您吹这儿来了。”少女立马换了一副笑容,讨好似的走了过去。

说话正是齐鸣,江龙县炼器师公会的会长。

齐鸣对身旁的傅义介绍道:“小师弟,这位就是我们江龙县县守的独女-韩薇薇,说起来,也算是一个小天才,只是这丫头性子好动,心思很少会花在修炼上面,因此现在还在二阶武士边缘徘徊。”他与韩薇薇的父亲韩朝关系还不错,一直都把韩薇薇当做自家晚辈,因此语气中不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齐爷爷,这个小弟弟是谁?”韩薇薇好奇道。

小弟弟吗?

傅义摸了摸鼻子,自己虽然比眼前的少女年幼少许,但也不至于被称作小弟弟吧?

“小薇,别胡闹。”齐鸣正色道:“这位是我的小师弟-傅义,他的父亲正是我的授业恩师―傅远山。不可礼。”

“啊!”韩薇薇捂住嘴巴,吃惊道:“你是傅大师的儿子?”

傅远山,荆门城省著名的五星炼器师,地位较之翰林大师还要高出少许!

在荆门城省为数不多的五星炼器师中,傅远山绝对是接近六星炼器师的那一个,他的地位甚至超过了荆门城省的省守大人,由于他平易近人,没有别的五星炼器师身上的那种傲气,行为作风也颇为爽直,令他在民间的威望极高。

傅义拱拱手:“傅远山正是家父。”

“原来是名门之后,失敬失敬。”韩薇薇毕竟是县守千金,礼节这方面,若是认真起来,便令许多名门大家都为之汗颜。

“客气客气。”傅义连忙还了一礼。

“失敬失敬。”韩薇薇玩心大起,再次拱手。

傅义一怔,反应倒也不慢:“客气客气。”

“失敬失敬。”

“客气客气。”

“失敬失敬。”

“客气客气。”

……

“失……”

“小丫头,你还准备玩儿到什么时候?”齐鸣哭笑不得,瞪了韩薇薇一眼,“我刚听说你们学院今天下午放半天假,你是不是准备一直在这里耗下去?”

韩薇薇一听,顿时想起还有正事没办,懊悔道:“差点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她对齐鸣、傅义几人说道:“齐爷爷,白爷爷,傅公子,你们继续参观我们学院吧,我还有点事,就不陪你们了。”说完就要匆匆忙忙走开。

不过齐鸣喊住了她:“等等。”他问道:“你背上那把刀是谁的?”

他神色有些狐疑。

如果他没记错,他曾经替这丫头铸造过一柄女式剑,质量虽没达到凡器级别,但在精品武器中,也属于上乘。但这丫头现在背着的这一把刀,一看就是涂鸦之作,质量有待考究。

“我送你的那柄剑呢?”齐鸣神情严肃起来。

韩薇薇吐了吐小香舌,把背上的刀鞘移开,露出了一截剑鞘,道:“它不是在这吗?”

齐鸣又问:“那这把刀是怎么回事儿?”他上下看了看韩薇薇,“你该不会想告诉我,你改学刀了?”

“没有,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刀。”韩薇薇解释道:“我那个朋友,天赋比我还好,也很努力,但他身上却没什么称手的武器,这把刀其实早就已经坏掉了,但他还是舍不得扔,因为他买不起别的武器。所以我特意找他借来,合计着去铁匠铺找一位师傅按照这个款式重铸造一把。”这件事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韩薇薇大大方方地坦白,并未隐瞒丝毫。

闻言,齐鸣似笑非笑:“你那位朋友是个小男生吧?”

韩薇薇羞红了脸:“齐爷爷您说什么啊!我只是把他当做好朋友,我们的关系可没有您想的那么复杂。”

嘴上是这么说的,但心里是如何想的,或许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对了,齐爷爷您知道县城里哪一家铁匠铺强一点?”韩薇薇问道。

正巧遇到了齐鸣这位行家,有什么问题正好可以问他。

至于让齐鸣亲自铸造,则没有那个必要。毕竟齐鸣乃四星炼器师,轻易不会出手铸造武器,即便铸造,也是铸造强大的凡器。普通的武器,显然是入不了齐鸣的法眼。但凡器并不适合他们这个阶段的武士使用,一是发挥不出其威力,还不如精品武器称手,二是凡器过于贵重,放在他们身上,实在太危险,保不准遇到一些心狠手辣的家伙铤而走险。<阿里巴巴直接向SEC提交上市文件好了/p>

何况,她可没有资格要求齐鸣亲手为她铸造武器,别说需要武器的不是她,而是她的朋友。

这时傅义不禁竖起耳朵,好奇地看着齐鸣。

看到傅义的反应,中年护卫心中暗暗叹气:“少爷每次听到人提到炼器,都特别上心。”

齐鸣也在心中感慨:“小师弟是真心喜欢炼器,只可惜,他的力量……”他不禁暗自摇头。

关于傅义的事情,他十分了解。

傅义从小就喜欢炼器,几乎每天都与各种武器、材料打交道,其父亲是伟大的五星炼器师,声名赫赫,整个荆门城省很少有人没听过五星炼器师‘傅远山’之名。作为傅远山的儿子,傅义从小的愿望便是成为父亲那样伟大的炼器师。只是傅义的体质太差,即便经过长时间的艰苦锻炼,其力量依然达不到炼器的标准,多年来,他始终处于铁匠学徒级别,别说铸造武器,就是铸造一件简单的生活用具,他都难以成功。

他身上背负的压力,太大了。

他不仅法实现自己的梦想,还必须时刻忍受外界的绯言绯语,只因,他是五星炼器师的儿子,但他却连普通的铁匠学徒多比不过。

“齐爷爷,到底哪家对方却称系统问题铁匠铺好一点,你告诉我啊。”韩薇薇着急了。

齐鸣回过神来,呵呵笑道:“其实你根本需问我,你去外面随便拉一个人问问,都能得到同样的答案。好的铁匠铺,非徐记铁匠铺莫属!”

韩薇薇狐疑道:“这铁匠铺真有你说的这么厉害吗?”

“倒也说不上厉害。”齐鸣想他不想再继续坚持了想,道:“以前它只能算是江龙县三大铁匠铺之一,但前不久,这铁匠铺里一次性出现了十六位三星炼器师,便一跃成为三大铁匠铺之首。这事儿,闹得满城风雨,整个江龙县都轰动了。你不用怀疑这事的真假,因为这些三星炼器师的考核,是我亲自主持的,没有人能比我清楚。”

每每想到当时的壮景,他都禁不住一阵感慨。

这番话,令韩薇薇大大地吃了一惊,就连傅义都忍不住惊讶。

拥有十六个三星炼器师的铁匠铺,即便放在荆门城省,其规模也不算差了。当然,令人吃惊的是,那十六个三星炼器师竟然是一次性出现的。要说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关系,谁都不会信。

看着众人惊讶的表情,齐鸣感觉十分有趣,笑道:“这就惊讶了?让人意外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啊?后面还发生了什么事?”韩薇薇急切地问道。

“你们肯定想不到,这十六个三星炼器师,是同一人教出来的,而他教导那些三星炼器师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月。”齐鸣再次扔出一个重磅炸。

这次不仅韩薇薇震惊得以复加,连傅义和中年护卫都吃惊连连,动容不已。

他们对这个神秘的炼器师比好奇,究竟多么厉害的炼器师,才能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造就十六个三星炼器师?

当然,他们也能猜到,这十六个三星案件高发地精确到地铁公交车站。炼器师肯定是有一定的基础,或许本身就面临着突破的门槛,否则即便天下厉害的炼器师,也法做到这一点。不过,即便如此,也依然足够令人吃惊了。至少傅义可以肯定,他的父亲暂时还做不到这一点。甚至,可能一生都法创造这样的奇迹。

这是不是意味着,江龙县这个小地方,竟隐藏着一位……六星炼器师!?

在他们看来,只有六星炼器师,才能够稳稳地胜过傅远山这位五星炼器师。

“这位前辈一定是一位伟大的炼器宗师!”傅义神色崇敬,声音十分激动,他这辈子还从未没见过炼器宗师呢。

韩薇薇点点头:“一定是了。”

难得她没有在这个时候捣乱,可想而知,这位神秘的炼器师对她造成了多么大的震撼。

“江龙县真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啊!”中年护卫心中暗暗心惊,“先是出了一个九级高手谢清风,如今又出了一个神鬼莫测的六星炼器师。这里的人,当真不可小觑!”

谁知,齐鸣却忽然摇头:“你们错了。”

众人顿时惊愕,不明白齐鸣的意思。

“那十六个三星炼器师的老师,并非六星炼器师。”齐鸣深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深沉,语不惊人死不休,“而是一个……三星炼器师!”

三星炼器师!

短短五个字,却将众人震惊的目瞪口呆。

齐鸣之言,推翻了他们所有的设想。

p:谢谢‘び等デ寺ゼ’大大打赏100起点币。

忻州医院白癜风哪好
济源白癜风医院电话
南京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医院
相关阅读
美国游泳赛中国金圆满收官李冰洁揽自由泳冠
· 主人打呵欠能传染给宠物位置

主人打呵欠能“传染”给宠物主人打呵欠能“传染”给宠物导读: “当主人打呵欠时,宠物狗也会跟着打呵欠。”科学家们近日得出结论。当主人打呵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