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商

热血狂神第章风吼剑师罗环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热血狂神 第092章 风吼剑师罗环!

狍子也喝了一口酒,叹道:“哎,这件事我也一直很好奇,按理说,入了剑堂之后,弟子们都会倍加努力,每年堂内会有斗技大会不说,剑堂与战堂之间,天剑门与狂刀门之间也都会互相切磋,这些都是很好的机会,弟子们会利用这些机会展露锋芒,出众者有的进入内门,有的当上剑师,而剑师们也努力的进入内门或者当上执事,几乎谁都在为能够获得更高的身份和地位努力着,可师傅好像对这些从不关心,我们自然也就没有出头之日了,甚至每年一次的剑堂弟子斗技大会,我们这些人都被忘记了。”

楚洛点了点头道:“那师傅为何如此?”

狍子沉沉的说:“你看师傅的年纪,与内门长老都差不多少,可你再看看剑堂现在的弟子,甚至剑师和执事,都是青壮年,所以师傅的过去,他们根本就不了解,换句话说,师傅当年在剑堂的时候,这些人恐怕还都穿着开裆裤呢。”

原来如此,楚洛轻轻点了点头,看来,了解鲁老鬼的人都在内门之中,这便有些麻烦了,内门高于外门,掌管外门,但是往来并不密切,到现在为止楚洛也没看到一个内门中人,而且,据了解,剑堂之中培养弟子也是有年龄限制的,也就是底线,弟子如果到了二十五岁依旧无法突破到通玄境,开除剑堂,如果到了四十岁无法突破到铸神境,一个下场,这便产生一种结果,年纪大的要么被开除后分配到其他堂口任职,要么就是提升了职位,进了内门。

役堂中的杂役和下人,通常都是由被淘汰掉的弟子充当。

所以,剑堂目前来说,弟子的年纪从十几到四十不等,就是剑师、执事、副堂主甚至堂主也都是壮年而已,可鲁老鬼年岁很高,当初混在剑堂的时候,这些人的确都是毛孩子。

如此想来,也不难想出,鲁老鬼当初的兄弟朋友,现在肯定有在内门掌权握势的,留下鲁老鬼做个剑师倒也就是一句话的事,问题是,一留十几年,甚至可能是几十年到现在,这却说明鲁老鬼的当初,绝对不是一般人,连这般邋遢颓废无双武院依旧要养着他,还要给个名分。

楚洛越来越对这个鲁老鬼感觉到好奇了。

***********

罗翼和腾云剑师将罗帆的尸体带回,在罗翼的偏殿之中,气氛沉闷无比,罗翼气的胸口一起一伏,周身杀气弥漫,偏殿中的地上躺着罗帆的尸体,用一块白布蒙在上面。

腾云剑师问罗翼:“罗大人,如此大事,风吼剑师是否知道?”

并有恶意引导媒体的嫌疑。

风吼剑师是一个绰号,腾云剑师所指的乃是罗帆的父亲,罗翼的大哥,罗环。

这罗环实力强悍,脾气刚烈,在二十位剑师里,排名第三位,一身修为已达铸神境五重天又称为“龙爪”。顶峰,随时可能突破到窥天之玩家在主界面九华幻境按钮任务。每天可完成诛妖任务1轮。九华幻境可获得大量经验奖励境。

罗翼摇头叹气道:“哎,已经通知了,大哥此时恐怕正在赶来,嘿,早上还好端端的,转眼间帆儿却丢了性命,一会我可怎么跟大哥交代。”说着,罗翼脑海里浮现出了楚洛的脸,罗翼当即攥紧了钢拳,怒道:“楚洛,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说话间,偏殿外快步走入一人,身高八尺,粗眉虎眼。

“帆儿,帆儿。”

来人非别,正是罗帆之父,风吼剑师罗环。

罗环到了殿中蹲下身子将罗帆面部白布拉下,看到儿子惨白的脸,罗环疯了一般的吼道:“帆儿,究竟是谁害你性命,是谁?”

罗翼和腾云剑师万般无奈,沉着脸上前规劝,罗翼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眼珠转动,而后将罗帆遇害的经过讲述给了罗环,只不过,罗翼的讲述却是修改了不少,他并没有说萧家拜托他收拾楚洛这件事,要知道,萧家委托罗翼去收拾楚洛,那肯定是要给罗翼好处的。他也没有说是他派罗帆去探底,对于这些只是轻描淡写,却偏重于讲述罗帆死的多么多么惨,什么血流满地,死不瞑目等等。

腾云剑师在一旁听着面不改色,心里却不免连连冷笑,不过对于腾云剑师来说,他更愿意做一个旁观者,如果有机会,他当然愿意为弟子报仇,但他不想往自己的身上招揽这种事,尤其与罗翼这种搬弄是非的人有关,腾云剑师留在此地,也是碍于罗翼的身份和往日浅薄交情。

听了罗翼的讲述,罗环气冲顶梁,情不自禁的战气布满了周身,眼里布满了血丝。

罗环是一个沉稳之人,但丧子之痛令之失去理智。他转身便要去找楚洛报仇,罗翼心中一喜,跟随其后,还不时的推波助澜,腾云剑师一看事情有些不妙,对着身边一位弟子嘀咕了几句,那弟子转身离开偏殿消失了踪迹,而腾云剑师迫不得已只好跟在罗环的身后,他听着罗翼那些根本不着边际的话,心里充满了厌恶。

然而,罗环气冲冲的直奔竹院,走了片刻,火气渐消,理智逐渐占据脑海后,他将罗翼的描述重新思考了一下,其中有很多疑点,罗环便心生疑惑,脚步也逐渐慢了下来。

“二弟,我儿怎会去了那鲁老鬼的竹院?”

罗翼面色一变,稍作犹豫道:“这个,我也不知,可能是帆儿闲逛或者去找人吧。”

罗环眼角余光一扫罗翼,便知内中定有缘由。

“哦?那楚洛是什么人,帆儿在剑堂弟子中实力虽不算顶尖,却也不弱,那鲁老鬼的弟子,怎可能杀他?”

罗翼再次思索,说道:“哎,这个楚洛大有来头,前不久连上官四小姐的御兽园都给毁了,这小子实力不弱,而且狂妄的很,目中无人,想必是与帆儿一言不合便起了杀心。”

罗环当即站住,皱眉问道:“毁了上官红蕊的御兽园,还能活着来到这里?”

罗翼不知罗环是何意思,点了点头道:“呃,是啊,也不知道谁在给这小子撑腰。”

正在此时,前方缓步走来一人,面色苍白如雪,长得一副俊俏模样,身穿一袭白袍,飘飘然出尘洒脱,只是一双嘴唇如血般的艳红,衬在雪白的脸上格格不入,显出三分妖异之色,乍一看,难辨男女。

罗环见此人不禁脸色一变,罗翼更是皱了皱眉,至于腾云剑师则干脆微微低头,阡陌不语。

“柳大人。”罗环招呼道。

此人便是四大执事之首人称冷面无情的柳寒霜。

柳寒霜身为四大执事之首,身份不低,且掌管剑堂戒律一事,权力也不小,他是得到了腾云剑师的密报这才赶来。

他的出现,令罗环冷静了不少,此刻的罗环并不畏惧楚洛什么来头,而且不管怎么说,儿子死了是事实,在他看来,谁对谁错并不重要,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但是罗环心里对鲁老鬼却有顾忌,他并不知鲁老鬼的身份和实力,但他知道一点。剑堂之中上千弟子一直在争夺剑师的位置,所以不免有人质问堂主,为何不将鲁老鬼这种废人开出剑堂,可数年来,没有一人一次成功过。

这鲁老鬼的身份绝不寻常,这是目前所有剑堂高手对鲁老鬼的判断,然而只局限在身份,他们心里当然不服甚至是不屑,因为在他们心里鲁老鬼就是靠着关系留在这里,一个嗜酒如命的老头,能有几分能耐。

这就是一个讲究身份背景的社会,罗环心里对鲁老鬼颇有忌惮,忌惮他的身份,而不是实力。

柳寒霜来到罗环等人近前,一双杏眼看了看罗环等人。

“风吼剑师,你这怒气冲冲的,所为何事?”

剑堂之中,四大执事各司其职,最忌讳的就是越权行事,所以罗环乃至罗翼都不知如何解释。

“呵呵,柳兄,那鲁老鬼的弟子杀了我侄儿罗帆,我们正想去与之理论。”论身份,罗环低于柳寒霜,罗翼却与之平级,罗翼这才上前解释道。

不料柳寒霜听后,面不改色,杏眼盯着柳寒霜,红唇轻启:“哦?堂中出了这等事,为何我却不知,罗兄这是要替本座惩戒不成?”

“这……,不敢,只是事出突然,还未来得及禀报柳兄。”

“呵呵,现在禀报却也不晚。”

罗环罗翼互相看了看,他们深知这柳寒霜心冰面冷,他们从不知他的来头,平日想要与之接近却毫无用处,更不知柳寒霜与鲁老鬼是否有交情,可眼下堵在这里,却不得不按照堂归办事。

另有一点相当重要,剑堂副堂主一职空缺,四大执事明争暗斗,为了不被对方抓住把柄平时行事格外谨慎,可此时罗翼却被柳寒霜堵在这里,罗翼深知,自己一个错误,很可能被柳寒霜彻底的击垮。

罗翼现在却成了骑虎之势,他与罗环并未讲出细节,只为激怒罗环达到他的目的,可面对柳寒霜,即便要修改真相也必须要合情合理,可如此一说,罗环必定听出他的话前后矛盾,恐怕罗帆之死,在罗环的面前他是无法推卸了。

柳寒霜冷眼看着罗翼,罗翼万般无奈之下,再次描述了一下事情经过,依旧是有删有减,但却比跟罗环所讲详实了不少。

那罗环听后脸色大变,罗翼根本不敢与之对视。

腾云剑师干脆躲在了后面,低着头,一言不发。

柳寒霜听后,微皱双眉,轻轻点头道:“哦,原来如此,不过听来事有蹊跷,孰对孰错,待本座查实之后,给你们一个公道便是。”

罗环和罗翼互相看了看,显然很不愿意,可又说不出什么,罗环瞪了罗翼一眼,转身往回走,罗翼表情无比尴尬,冲着柳寒霜道:“那就有劳柳大人了,我等着柳大人的结果。”

说完,罗翼转身追随罗环而去。

柳寒霜与鲁老鬼并无交情,与楚洛更无瓜葛,他的目标,就是副堂主这个位置,而四大执事之中最有力的竞争对手,就是罗翼,柳寒霜已经盯了罗翼很久,他所要的就是抓住罗翼的把柄,然后将之扳倒。

这一次,却不失为一个良机。

合肥阳痿哪家好
佳木斯治没看到鲜血直流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七个月宝宝胀气怎么办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