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VR

炮灰当自强第四六零章女配不想被穿越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炮灰当自强 第四六零章 女配不想被穿越6

花厅里灯火通明,连下人脸上都多了几分喜气,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听着钟南讲一路行来的趣事。

在这个出门全靠腿脚和车马的年代,从长乐京到江浙的漫长的路途,比现代时出趟国还难。大户人家出门有护卫相随,平民子弟若是远行,从此就是山水相隔归我国已经在实施第六个五年法制宣传教育规划期不定。

钟家故里便在江浙一个小镇上,钟南这次南下,也是替父亲到本家走一趟,将祭祀之事归置清楚,同时也与族人联络感情,瞧瞧家中有没有好苗子。

“阿兄太厉害了,映雪也想去江浙。”钟璃露出艳羡的神情,小嘴微微嘟着,虽然古人锦衣玉食的生活很好,但天天闷在家里着实太无聊。

钟母只当女儿俏皮,伸手点了下她的鼻尖:“你呀你,快要及笄了,还像个泼猴,将来到婆家要受苦的。”

钟璃手拨弄着头发,下巴一抬神气的说:“女儿这是真性情,未来的夫君定会懂我。”

“哈哈,娘,您就别担心了,妹妹娇憨可爱,以后卜兄还不把她宠上天。”钟南笑着打圆场,钟夫人微微一笑,抚摸钟璃头发露出慈爱之情。

钟顺板起脸,严肃道:“女儿家当知书达理,映雪年纪不小了,你们切莫再娇惯她,惯子如杀子。”

面对严厉的钟父,钟璃垂下头避着众人不以为然的扯了扯嘴角,燕秀懂她爱她宠她生活中看到的事情不明白为什么存在,绝对能理解她对大千世界的向往。至于卜开遥,她从没放到心上过,也许如兄长所说他是个好的,但她已经有心仪对象,只能抱歉了。

惯例又是钟南插科打诨带过了话题,顾晓晓在一旁瞧着,钟顺和妻子严父慈母,十分重视儿女教养问题。

她在花厅中无事,外面天色已暗月色朦胧。于是飘到大堂外,开始收集月华凝实自己的魂魄。

往常顾晓晓都是在空无一人的小花园中摄取月华,如今廊下站着许多下人,趁着主人家举办家宴之时。在外面七嘴八舌的说着闲话。

不过钟府清净后院没有姨娘纷争,他们议论的多是长乐城中,大户人家流传出来的私事,多是捕风捉影,但也有些非空穴来风。

顾晓晓最喜欢用神识捕捉月之精华。享受那些光点和魂魄融为一体时的舒适,但今日下人窃窃私语,她进行了一半,干脆停下去,去听他们说些什么。

人多嘴杂,有鸡毛蒜皮也有让人惊掉下巴的奇闻异事,顾晓晓来者不拒,全丢在脑袋里,慢慢消化着。

想要在一个地方立足,就要先了解这个地方。钟映雪毕生时间几乎都在大宅院里度过,后来被封在钟璃体内那缕魂魄,所拥有记忆也是断断续续的片段。

顾晓晓搜罗着七零八碎的消息,家宴结束,钟璃也喝了两杯薄酒,熏熏然的在香蝶和彩蝶的搀扶下,回到集香院中。

待众人睡去,顾晓晓继续进行自己摄取月华的大业,她吸收的光点每日都会多上一两点。

别小看这一两点,累日增加后。如此半个月后,顾晓晓蓦然发现,她的活动范围已经有近百丈了。

第一次发现活动范围扩张,是在吸收月华的第五天。可能之前也有只是不明显。直到那日顾晓晓夜里飘到了离集香院足有近二十丈的夏荷园时,才恍然发现此事。

近百丈意味着,顾晓晓的活动范围不止局限在钟家,隔壁的林府和苏府,她也能进去探访一二了。这两家与钟家一般,都是六以及研讨会与会者的那些激动的表情七品的小官。只是三府之间关系略复杂称不上融洽。

在这期间,顾晓晓也曾见过其他阿飘,不过大部分阿飘都是新魂,不成气候双目呆滞懵懵懂懂,稀里糊涂的飘着,连简单的沟通都不能完成。

且这些鬼影不出三五日,便自行消散了,顾晓晓只能感慨天道无常,但愿那些孤魂野鬼有个好去住。

顾晓晓不知燕秀和钟璃见面规律,但他这些日子,没有夜探过钟璃闺房,也没千方百计的传讯,从各府下人中听来的杂七杂八的传闻中,她得知卫国公府似乎有为世子依亲之意。

这个消息,钟璃暂时还不知道,想必燕秀最近也是在为此事奔走,不过他和云麾将军孟擎扬之女孟皎洁定亲之事,应是在钟映雪及笄之后,所以顾晓晓暂时还不担心卫国公府闹出什么动静来。

顾晓晓掐算着燕秀设计卜开遥的日子,心中想着化解的法子,只恨自己还不能到卫国公府去。钟家居于长乐京中靠北的地方,卫国公府则在东城,又不能穿过皇宫直达,两府之间少说也要有有十来里路。

故而,除了阴天下雨,顾晓近5期余数分别为晓每夜辛勤摄取月华,不断摸索着该如何炼化更多的月华。顾晓晓的活动范围不断扩大,魂魄也凝实了许多,这还不是最惊喜的。

某日顾晓晓突然发现,白日时她直接承受日光照射时,不再昏昏沉沉,晒久了也不会有刺痛感。顾晓晓心痒痒的去捕捉日华,遗憾的是,日华融入体内时会产生烧灼感,她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尝试。

如今顾晓晓无意中从旁人体内穿过时,对方也不是打个喷嚏那么简单了,小则咳嗽两日大则伤寒。若不是钟璃用的是钟映雪身子,顾晓晓还真想从她身上多穿几次,让她病一场,替原主解解心头怨恨。

联想到原主后来能够时不时的现个形,顾晓晓打算有机会试验一下夜半在人前现形,做一个尽职尽责能止小儿夜啼的阿飘。

不过以钟映雪的容貌,大约是阿飘中颜值担当,想要吓人任重道远。

随着顾晓晓魂魄不断壮大,她发觉,她夜间活动范围要比白天远的多,日中最弱日落之后不断加强。

两个多月过去了,眼看风雨欲来,钟顺间或提起两家婚约,钟璃也收过一两次燕秀送来的信笺,指日数着燕秀陷害卜开遥也就这两天了。

在这紧要关头,顾晓晓终于能在戊时之后,飘到卫国公府前,头一次立在高耸的朱门前,瞧着那扇朱红大门,还有门口的一对儿霸气十足的石狮子,顾晓晓这激动的,差点飞身跃到石狮子上庆贺一番。

正是华灯初上时,顾晓晓当着守门小厮的面,大摇大摆的穿过了卫国公府的大门,一路穿过了小厮丫鬟们的絮语。

做阿飘的日子久了,与人世相融又隔绝着,顾晓晓反而品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滋味儿。

譬如这人有三六九等,鸿沟阻隔,但穿过一道道墙,贫家人算计着明日口粮,为几升米争的头破血流;小富之家,又为生意场上多占一分利狗苟蝇营;官场中人更是形形色色,外人眼中的钟鸣鼎食之家,顾晓晓一路听着下人言谈,只觉更像藏污纳垢之地。

打进了门开始,顾晓晓就时不时的碰见个阿飘,死法各有不同死的一脸怨气,却没一个孤魂敢靠近她。

卫国公府占地极大,几进几出的院子,光花园都不知有几个,若不是顾晓晓只管横冲直撞,迷了路朝着灯光走一路穿石钻墙,此刻早就迷在园子里了。

燕秀还没有继承卫国公府,如今居住在西跨院,单一个跨院要比整个钟府都大,顾晓晓暗道燕家奢靡,这其中不知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卫国公府廊檐墙角挂的一律是制作精美的宫灯,上面绘着各种精美的图案,一看就是勋贵之家手笔。

顾晓晓一路走着,打算摸到西跨院看能不能吓到燕秀,不留神穿过了一个正在巡逻的侍卫。

那侍卫和同伴提着气风灯,只觉得一股凉气忽的钻进五脏六腑,手中灯笼晃了晃差点掉在地上,带着鼻音重重的打了个喷嚏。

顾晓晓摸摸鼻子,同情的看了眼被她误伤的人打算离开,那人却哆哆嗦嗦的一手抓着灯笼,一手抓着旁边人胳膊说:“老八,真的有鬼,我刚才好像撞到了一个白影,现在身子像掉到了冰窖一样。”

白影,顾晓晓瞧了下自己一身淡紫衣裳,托着下巴摇了摇头。

两人手中的气风灯,应景的左右摇曳着,火光一闪一闪,号称气死风的灯笼,竟然有灭的趋势。

那个叫老八的颤颤巍巍的,强打起精神挺直了腰板儿:“别,别,别乱说,闹鬼什么的全是空穴来风,前不久夫人已经请来僧侣在府中做过法事。”

另一人直接哭丧了脸,体内阴寒逼得他牙齿打颤:“要是没闹鬼,夫人好端端的做什么法事!”

顾晓晓听的认真,不自觉的就飘的离两人近了些,两人身子皆是一凉。

“冤有头债有主,不管是哪路姐姐,您要找就去找夫人到留芳院中,别找我们哥儿俩呀。”

两人念念有辞,哆哆嗦嗦的继续巡夜。

难不成这卫国公府竟然闹鬼,顾晓晓琢磨着,她这一路见了几个孤魂,虽然有的死相凄惨面目可怖了,但要说害人的本事却是没有的。

顾晓晓绞尽脑汁的分析着,钟映雪对卫国公府的记忆多来自钟璃,而钟璃也不会知国公夫人做法事一事。

(多谢打赏,么么哒,陵子明天加更呦~)(未完待续。)

小儿肚脐贴怎么用
肺腺癌术后胸水不退怎么办
太原子宫内膜炎治疗多少钱
相关阅读
有名无实的移动世界大会1
· 乌龟白眼病的病因及症状位置

乌龟白眼病的病因及症状乌龟白眼病的病因及症状  乌龟的寿命普遍要比其他动物长很多,在这个漫长的生长过程当中,难免会出现一些意外,当然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