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IT

br梦里有个精灵或是妖精一样的小人节能

时间:2020-10-01   浏览:0次

梦里有个精灵或是妖精一样的小人,模样小巧可爱,然后他那可爱的面孔正狰狞有扭曲的狂笑着,他指着我嘲笑道:

哈哈哈,你老怪物!

我又一次从那个诡异的梦中惊醒。我低低的骂了一声,已是早上。

如常的洗脸,涮牙,化妆,镜却突然变了模样。

我看到了一个枯瘦如柴,面如死灰的老太婆。那是镜子中的我。

可不是,好一个老怪物!

我抚上自己的脸,依旧是那样的光滑水嫩的皮肤,年轻皮肤。然后我狠狠扯住自己的脸。疼。我倒抽一口气,再看向镜中,那个老怪物已经消失不见,镜中依旧是那个自己。

呵,敢情我是精神压力过大导致出现幻觉,白学了这么多年心理,竟连真实与幻觉都分不清了。

只是

梦里那只可恨妖精,现在正一脸悠哉的坐在沙发上嘲笑着我今天早上的行为是多么可笑。他一口一个 老怪物 的叫着。我只觉得自己快要疯了。我一定是得了精神分裂。

这样想着,我完全无视了那个还在絮絮不止的家伙,穿好外套就要出门。

老怪物!你去哪儿!

我装作听见的样子,嘴里不停念叨: 这是我的幻觉,这是我的幻觉

我不是幻觉!

幻觉里的人都会说自己不是幻觉。

他不说话了,只是愤愤的瞪着我,在我握住门把的那一刻,他突然说,

你老了。不想长大的孩子。

然后我停住了动作。我不明白他的意思,又或许是我明白,只是不想明白,反正他就还是这么留下来了。我也不知道为。

我开始频繁的做另一个梦,梦里一个很辽远的声音在说:

小迷糊,醒醒吧,该长大了。

声音很远,好像从几个世纪前传来的一样,可我却依稀记得,那是我少年时期母亲对我说过的话,距现在连十年都不到。

我醒来是那个该死的妖精正坐在我的床边看我,一边看还一边摇头,嘴里唱着一首我很耳熟的歌。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一个星期了。老实说,这样天天面对着自己的幻觉,我还没有精神崩溃,我其实是很佩服自己的,虽然那个幻觉一直强调自己不是。

那个幻觉总喜欢用那种同情的眼光他也表现得很乐观。他解释说看着我,很是讨厌,还喜欢在我出门的变小偷偷钻进我的背包。在我不知多少次把他从我的包里扔出去后他终于讽刺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扇着他隐形的翅膀飞到我的面前, 我是在帮你,老怪物。

这算哪门子帮我。

我需要你帮什么。

4、为了最舒适而奢侈一把

他不说话了,平静了很长一段时间。

直到有一天,他变成了一个很帅的帅哥,然后挑衅的对我说,叫我带他出去见我的朋友。我照做了,然后我狐朋狗友们都问我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一个大帅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他好像不是我的幻觉。

这就糟糕了。可是那什么才是真的。

他却没再说什么,只是又变回了那个妖精的模样。

很奇怪,他叫我老怪物的频率越来越少了。有一次我看镜子的时候发现镜中的自己的皱纹少了,好像 年轻了一点。

喂,出去走走吧。

啊?

这么久了,感觉你除了工作就是窝在屋里。 他想了想, 会老的更快的。

我本来也不老,但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这么说很不舒服。明明我也不过二十几岁,好像却过着八十几岁老太太的,有时候我也在想,我到底活了多久呢,好像很久了的样子啊。

他好像看出了我在想什么,伸了个懒腰: 快点,我陪你。 然后变成人类的样子。

鬼知道妖精有没有性别,我只知道这个陪我出门的家伙顶着一张人类的帅气的面孔到处放电,而且还不分男女。

为什么我要跟他一起走呢。

然后他一边走,给我讲很多很多的。故事都很有趣,他给我讲他遇到的人和事,也跟我讲很多其他的故事,很熟悉的,仿佛自己身上发生过的故事。他说,他是妖精界的心理医生,治他们妖精也治人类。

你们妖精还真多管闲事,这不抢我们生意吗。

你懂什么,有些你们人类是治不了的。

到屋了。

你有没有想过,你其实已经七八十了,镜子里的才是真实的你。

他突然说。

想过的,只是这样的想法太过荒诞,太过可笑,太过 可怕。怎么可能呢,我就和普通人一样啊,就算或许有过不想长大的想法,这些年不也一样过来了吗。平静,普通,毫无波澜的。

算了。你会想明白的。

他摸摸我的头,目光同情。

小孩子都看过彼得潘,你猜最后的彼得潘长大了吗?

他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总说些我听不懂的话。

我疑惑的抬头看他,他却打了个哈欠就走了。

奇怪,我在跟一个妖精或者说是幻觉的家伙纠缠了这么一段时间,而且还信了他说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我为什么要听他的呢

他说,我不想长大,我不想面对现实。是吗?

一面镜子摆在了我的面前。

啊,又是那该死的苍老的面孔。或许曾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老了,我对着这张脸突然歇斯底里起来 这种情况,之前从来没有过。

我拼命的摔起东西来,伸手能拿到的东西都向那个镜子砸去。

杯子,闹钟,

你走开,给我滚!为什么 为什么 是谁啊

谁?

我是谁呢。

最后我举起那个残破不堪的镜子向他砸去。

他却不见了。

喂!

你给我出来!

你去哪儿了?

我突然发现我其实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一丝恐惧沿着指尖蔓延上心头,缠住。突然我有些迷茫。

不知道我发了多久的呆,或许只有十分钟,或许一个小时都已经过去了。然后我蹲下身,开始慢慢收拾残局。

结束了吧,所以就是我的精神分裂。他不过是我的幻觉,我也没有所谓的生病。我还是我。

我收拾了一天才收拾完残局。这样偶尔发疯对于缓解心理压力的确有好处,但造成的损失未免太大。

我的生活又回归了正常。

确切的说,我开始了以前从来不才加的社交。很奇怪,我以前从来不屑于参加那些。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冰山上的千年莲花,求不得,碰不得,惹不得。但我现在,但我现在像什么呢?是我自己,却又不是我自己。镜子上的那个老太婆消失了,我却并没有比那段日子好过到哪里去。

苏远笙,今晚的聚会记得哦,有帅哥。

OK! 特意挑高的声调,高马尾轻轻摇晃。洋溢的感觉。配上我的娃娃脸。

这个样子哪里像老怪物了。 我对着镜子自言自语。看,没有他,我也好好的。那个该死的幻觉。

夜晚如期而至。

远笙,这里! 有人冲我招手。

远笙,这就是我说的帅哥。刚认识,以后你们还会一起工作。他叫

那个人冲她温柔一笑, 我叫医,木医。

呵呵,木医。我信了它的邪,这个人分明就是我那莫名失踪的幻觉。我恶狠狠的想着。仰起头冲他笑笑: 苏远笙。

那我就叫你远笙好了。你也可以,只叫我,医。 他朝我笑的温文尔雅,全然没有了之前那令人讨厌的样子。我突然开始怀疑这个人其实不是我之前认识的那个。

怎么可能是呢,之前那个只是我的幻觉啊。更何况他又不是本来就长那样子的。

于是这个人成了我的同事,我最好的搭档。

他们的确不是同一个人。一个来自梦境,一个则是现实。一个毒蛇无赖,一个温文尔雅。我觉得我好想已经彻底摆脱那些东西了。我好像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我和木医成了很好的朋友。

有一次,我们聊起曾经。

很奇怪,对于过去的事,我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明明也没过去多久,我却记不得了并且对此毫无察觉。

我笑着打着哈哈,随口编了一些事情来。我忘了心理医生怎么能够骗过心理医生,何况是他这样的高材生。

也不知到底是谁先提起催眠这件事的,好像是我吧。我当然知道催眠的危险系数多么高,我只是想试试。

结果似乎并不出乎我的意料。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尤其是我的过去,似乎是从七前就断开了。十年前 十年前到底经历了什么呢。

恍惚中突然想起了之前做的那个梦。梦里有人对我说 小迷糊,醒醒吧,该长大了。 然后,然后我说什么了呢,我说,我说 啊,都一年了啊。

什么一年。都发生了什么?

木医却很淡定了。他只是拍了拍我的肩,把我拥进他的怀中: 没事的,没事的。

然后他想了想, 远笙啊,跟我在一起吧。

我的心莫名沉了一下。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然后我听到我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好。

是我的声音,可是我连嘴都没有张。

那个精灵再次出现在我面的已经是一个月后。

他一看见我就直接飞到了我的面前,按住我的额头。

他不能出现在这里,你得让他消失!

谁? 盯着这个 幻觉 ,我却只能看着他愣愣得开口。

你知道的,他不能出现。不然你会醒不过来的。

他又在说我听不懂的话了。

只是从那天过后,木医就不见了。甚至没有人记得他的存在。没有人记得。很奇怪,但我却也一点都不惊讶。我好像已经有些分不清楚什么是真实什么是正常了。

喂,老怪物。你怎么遇到他的?

呵,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不惊讶?

惊讶什么?他出现的突然,离开的突然。好像本来就不属于这里啊。

老怪物,你还挺聪明的嘛。 他赞赏的看了我一眼, 他本来,就不该出现的。

因为这里面,和你十年前有关的事物都不会存在。可是他却出现了。

我恍惚中好像懂了他的意思。只是这不是真实,那还有什么是真实?我或许才到了什么,但我不想,不会,不可能相信的。他的言下之意,还有那些奇奇怪怪的和有关的梦境,还有那些镜子。

我已经多大了?十七岁?二十七岁?还是已经七十岁,八十岁了。

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似乎很喜欢唱歌,奇怪的调子。我知道,那曲子别有深意,但又不愿深思。他明知那些是我可以回避的,他却偏生的叫我想起,叫我往那最坏的方面想。

老怪物,你说,如果彼得潘也有结局 又来,什么彼得潘。

老怪物,为什么要逃呢?

现实不好吗。 这不就是现实吗。

最后,他打了个哈欠。

喂,苏远笙,和我说说吧。

说什么?

你长的真嫩气,像个中学生。 其实我大学都已经毕业了。

奇怪,你不都是 老怪物老怪物 的喊我的吗。

是啊,我都忘了。 他突然苦笑一声, 小迷糊,该醒醒了。

你已经长大了。

一面镜子摆在我的面前。又是那个老太婆。

这才是你啊。

我说,你都没发现过,你的身体已经停止生长了吗?

我知道。我可能知道。

这些或许是我可以忽略的事实。今夕是何夕?到底已经过去了多少年了?

到底什么才是真的呢 我突然正视起这个事情来。

不这不是真的,我不要。不!我想醒过来

不,不要

似乎是我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我怔怔的看着他,忽然就失去了意识。

看!她醒了!

啊,我已经睡了十年了。醒来,还是少时模样。

十年前的某一天,我因不知名的原因忽然晕倒,成了植物人。我成了被抛弃的人。

十年前

日记本已经泛了黄。书角被人精心压过。保管的很用心。

十年前因为一次意外事故,父母成了植物人。而即将成年的我便在没有哪个可以不长大的理由,同时我似乎也面临了生活的困窘。活不下去的感觉。那时我才跟我的男朋友木医分手。

然后,我也成了一个植物人。

我突然想起那个妖精说过的话。

或许,我真是因为不想长大才睡过去的,也说不定。

他们已经醒了,比我还早醒来。那只妖精失踪的一个月估计就是处理这件事了。至于木医,他现在是我的心理医生,大学毕业后就一直这样陪着我。

很神奇的感觉。

只是,现在一切都恢复正轨了。我回到了学校,弥补回我那空白的十年。

我背着书包穿梭于人群,然后看到了他。他正该死的笑着,对我做了一个口型:

老怪物,恭喜你。

远处不知哪家商店正放着辽远的歌曲: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莆田白癜风医院排名
慢性宫颈炎病因
宝宝奶粉过敏喝什么
相关阅读
BMC任命陈明华为大中华区总经理旨在建立
· 5月16日晚节能

杨幂礼服配运动鞋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穿杨幂礼服配运动鞋图片>5月16日晚,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活动如期举行,众多明星现身红毯,争奇斗艳看点颇多。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