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数码

七界源之归始决第十六章奇异少年节能

时间:2020-10-31   浏览:0次

七界源之归始决 第十六章 奇异少年

丫头,这是要干什么,寻亲?

赵天羽满头的雾水,丫头不等赵天羽反应就走进了他的房间里,四处打量。

赵天羽转过身来説道:“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丫头一笑:“怎么,这么快就把人家忘了,亏得人家为了见你麻烦了许多人。”“姑娘?”赵天羽更是如同进了黑漆漆的山洞,摸不到思绪。“呵呵,今天谢谢你救了我啊。”丫头看着赵天羽道。

赵天羽看着她,听她説话的声音似曾相识。就在这时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今天那个xiǎo乞丐的样子。

“是你!”赵天羽道。

丫头侧着头一笑:“怎么想起来了。”

“呵呵。”赵天羽笑了起来。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救的人,不是一个乞丐,而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不过姑娘,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赵天羽想自己和她萍水相逢,她现在找上门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报恩啊。”丫头説道。

“报恩?不用了吧,我又没有做什么”“唉,你可别耍赖,今天你救了我,还给我钱。你对我的好我可是看在眼里的。”丫头打断赵天羽的话説道。

赵天羽挠着头,要説他平生最怕什么,女孩子便是排在第一的。面对悠雨的无理取闹他还有些法子,但面对一个初识的女孩,他那些显然是不管用。

丫头不知道怎么的忽然低下了头,抽泣了起来,一滴滴泪水流了下来。这一急促的变化让赵天羽乱了手脚,赵天羽説道:“姑娘,你怎么了,受了委屈告诉我我帮你。“

“我从xiǎo父母就走了,丢下我一个人。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经常受人欺负,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对我好。我前几日不过是受不住肚子饿,才去吃白食的,可是差diǎn被人打死,要不是你我早就不在这世上了。你是第一个对我好的人,帮我,也不厌恨我。

“我拿到你的钱,第一件事就是好好打扮自己,我找了许多人才找到你,就是想要你看看真正的我。

“谁知道我看见你,现在你却连我的名字也不肯叫。只是一直姑娘,姑娘的。”丫头的眼里面含着泪,梨花带雨,柔美如花。

赵天羽这时才知道倾城舞的身世,想到自己现在也是孤独一人,实是同病相怜。

赵天羽柔声问道:“那你现在想干什么,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丫头説道。“可是,我不会照顾人的。”赵天羽道。“没事的,我可以照顾你。”丫头急忙説道。赵天羽略一思考,她一个女孩子孤身一人万一碰到坏人,她就只有吃亏的份,想道这里道:“好吧。不过你和我在一起,可是要吃许多苦的。”丫头一看他答应,高兴的将赵天羽抱住道:“没事的我不怕吃苦。”

赵天羽除了和莫悠雨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后还没有异性这样抱过他,他的脸变得通红,心跳变得很快。一股女子身上所独具的香味,扰乱着赵天羽的心神。抱着他的丫头却是嘴角挂着一抹计谋得逞的微笑。

丫头将赵天羽松开説道:“天羽哥哥我们快走吧。”説着就要拉赵天羽出屋。赵天羽被她的举动闹懵了道:“怎么了,这里不好吗,没事我会给你再开一个房间的。”赵天羽只道是她是顾忌男女之仪才那样回答。

“我的好哥哥啊,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今天你为了救我拿出那么多钱,早就有人动了歹心。”丫头説道。赵天羽説道:“不会吧。”但是连他也没有底气,想起那次进山,几个人为了夺宝不惜杀死朋友的事,脚下动了动。丫头催到:“快走吧,一会儿就走不了了。我可不想刚刚有人疼我就要死掉。”

赵天羽将自己的东西一收拾,穿上外衣和丫头一起从后门出了客栈。两人一路上不曾停歇,出了城门。两人来到附近的姬封山上,赵天羽在前带路,前往他几个月前藏身的地方。

赵天羽一路上生怕有人突然袭击,其实他实力完全可以不在乎,但是倾城舞,在他仔细观察和询问后得知她对玄术的了解,仅限于普通人。现在既然答应要保护她,赵天羽就要时刻关乎她的安全。

就在赵天羽和丫头在xiǎo径上前行时,忽然从道路旁的丛林里跳出两个人来。赵天羽将丫头护在自己的身后。看向两个人,只见两人都手拿刀刃,身穿黑色的衣服,只是他们的身材太过肥胖,胸口前黑乎乎的一片。

赵天羽朗声道:“二位可否让路?”

对面的两人不説话只是对视一眼,持刀径直冲向赵天羽。赵天羽手掌中生有玄力,将丫头送到一边説道:写下几条坚决不做的事情不仅自己坚守“保护好自己。”

赵天羽立身一站,对面两人的刀刃已在眼前。赵天羽的身子一侧,躲过脸目上的寒光。单手中红光一闪,手拿住另一人的刀刃。那一人见他空手接白刃,甚是感到惊奇。赵天羽手上用力,将他的刀夺来。那人还没有回神,腹上有中一脚,倒在一旁。赵天羽解决一人,余下的一人见他xiǎoxiǎo年纪如此厉害,挥刀就斩,赵天羽挥刀对上。刀刃刚刚接触那人就感觉到,对方力量所强。赵天羽微微一笑,一丝玄力流向手掌,一掌打在刀身,刀身瞬时断成两段。那人将手中的半片刀柄丢在地上,拉起倒地的兄弟,两人飞快的逃走。

赵天羽看着远去的两人,也不追赶。其实双方刚一接手他就发现那两人根本就不是修士,只是见财起意的普通人,所有在交手时他并没有下狠手。现在他们逃走了,正好可以平息此事。

一旁的丫头看见赵天羽几下就将几个坏人打跑,兴奋地抱住赵天羽的胳膊説道:“哇!天羽哥哥真是厉害就那么几下就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哼,叫他们想欺负我们,现在吃亏了吧。”赵天羽见她兴奋的像个孩子,摸着她头説道:“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丫头抬头説道:“没事了,以后有我在你旁边,我可以给你出谋划策。”赵天羽哑然,一笑道:“好,军师妹妹。”丫头听他一説,将他的手从自己的头上拉下来説道:“我不是你妹妹,我有名字,叫丫头。”

赵天羽被她这么一説,挠着头不知道怎么是好。他是见倾城舞对自己总是哥哥,哥哥的叫,才説她是妹妹的。可是现在明显是他会错了意。

“怎么有你这么一个笨哥哥啊。”丫头一撅xiǎo嘴説道,“好了,以后你就叫我,丫头我蛮喜欢这个名字的。”

赵天羽知道她是在给自己台阶下説道:“好。以后我就叫你丫头。”

“那我们走吧,万一又有人来呢,你虽説厉害但是也挡不住一轮轮的车轮战啊。”丫头説道。赵天羽diǎndiǎn头。

两人没有休息终于是在天亮前赶到了山洞中,一路上也没有再遇上拦路的人。赵天羽一个人坐在洞口,看向在干草上熟睡的丫头,摇了摇头。

他自己是怎么了,竟然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xiǎo丫头连夜出城,一路上还要不断地提防有人伤害她。虽説他不想和别人交恶,可是在别人想伤害他时,他也不会仁慈。现在的他是怎么回事,又回到了山林里。现在钱财对他来説还重要吗?他现在真正要保护的是什么呢?

当太阳高照的时候,丫头一声娇呼,伸伸懒腰从地上坐了起来。

“丫头睡醒了。”赵天羽道。

丫头一看外面太阳又圆又大,有些不好意思説道:“我是不是睡了很久啊。”赵天羽説道:“没有,昨天晚上你一夜没睡,现在睡好了么?”丫头从地上站起来,説道:“我已经没事啦。”赵天羽説道:“那就好,对了你饿了吧。”丫头现在才想起来自己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还没有吃饭,摸着自己的肚子説道:“是有diǎn饿了。”

赵天羽丛怀里拿出一些干粮説道:“就这些你先垫补一下吧。”丫头拿过来大口大口的吃着,就在她吃的正在兴头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赵天羽看着她问道:“怎么了?不好吃吗那三天真是感觉天塌下来了?”丫头挥着满手饭渣的双手説道:“没有很好吃。我只是突然想到天羽哥哥有没有吃饭啊?”赵天羽听她关心自己説道:“我已经吃过了,你快diǎn吃吧。”丫头低下了头,哭了起来。赵天羽急忙站起身来拉住丫头问道:“丫头你没事吧,怎么哭了呢?”丫头满眼的泪花,抱住赵天羽説道:“天羽哥哥你对我真好。”赵天羽拍着她的背,安慰她。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净説道:“那我告诉你,其实呢,我也是没家的孩子,我父母早早的就死去了,我也是一个人。”

赵天羽并没有説他的父母是被人所害死的,只是不想让倾城舞过多了解他的不幸。

丫头第一次听他説他的事情,看着赵天羽不再説话。赵天羽一笑将丫头的一缕头发拢在耳后,她的眼睛好像虹妹妹。赵天羽触及心事痴痴地看着丫头,眼里全是回忆。

赵天羽説道:“丫头,我以后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我会保护你,你相信我吗?”丫头diǎn头説道:“我相信。我相信。”

赵天羽收收情绪説道:“丫头,你有什么打算吗?”丫头説道:“没有,不过以后你去哪里我都要跟着你,你可不能丢下我。那你有什么计划呢?”赵天羽説道:“我想去参加天风学院的考核。”丫头问道:“是八大学院中的天风吗?”赵天羽diǎndiǎn头。丫头説道:“天羽哥哥想考进天风学院,那可真是它的荣幸。”

赵天羽第一次听见有人竟是如此敢説闹八大学院,“她还真是对于玄术一无了解啊。”赵天羽想道。

在以后的几天里,赵天羽教授了丫头一些防身的招式。丫头天资聪颖,实是让赵天羽大吃一惊。赵天羽和丫头在山中待了五日,便踏上了北上的路。

炎国地处大陆的南方,天凤城也是在帝国边缘。而天风学院却在帝国的帝都,也就是炎国最繁华,势力最为众多,强者最为汇聚的地方。以此可以看出天风学院在炎国的地位之超群。

现在距离天风学院的考核还有两个月多,赵天羽和丫头有足够的时间可以赶到。一路上两人游山玩水,嘻嘻闹闹。他们的年纪相仿,又都是xiǎo孩心性,关系日益亲密。赵天羽发现他在不知不觉中早已将倾城舞当成了他最亲近的人。就连心炎剑也不再在她眼前隐瞒,丫头不知道心炎剑是灵宝,初次看见直呼“好看。”

赵天羽也为了以防万一打造了剑鞘,剑柄处用黑布裹住。负在背上,和寻常宝剑没有什么不同。

这一日,他们两人行至一个xiǎo村庄。正打算进村寻找住处,就看见前方人群涌动,似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赵天羽和丫头对视一眼,皆明白对方的意思。

赵天羽拉着丫头走进人群,就看见五六个大汉用绳索正在捆绑一个少年。不过説是少年好像并不准确。

赵天羽看着被捆的那个人,上半身着是极其罕见的黑色皮肤,一道道红色的血线布满他的身子。五个大汉用力地拉扯着绳子,少年忽然怒吼一声,转过头来,赵天羽看见少年的正面后惊呆了。

只见那少年满脸的黑色,一条条骇人的血线浮现在上面,与他的身体别无二致。少年那双眼睛更是妖异的紫色,里面充满杀意。赵天羽分明感觉到一股妖兽发狂的气息。丫头吓得躲在赵天羽背后,身体不断颤抖。可是她的眼里却并非恐惧而是吃惊。

怎么可能,这么偏僻荒凉的地方。难道这里有高手……

长治治疗白癜风较好医院
攀枝花治疗白癜风医院在哪
宝宝有点腹泻怎么办啊
相关阅读
联通年终钜惠尾货手机任性抢
· 高华证券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应明确通胀较好

高华证券: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应明确通胀目标吗? 类别: 机构: 研究员:[摘要]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应明确通胀目标吗?美国联邦公开市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