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灭世武修第七百章万人诛杀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灭世武修 第七百章 万人诛杀

中州,广袤无垠,辽阔无边,一个横跨上万里疆域的泱泱大国与其对比起来,也仅仅是沧海一栗,渺小若尘埃。

表面上看来,神殿与轩辕家已经算是这块土地的巨擘,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各种古老世家蛰伏在这块钟灵毓秀的大地上,深藏不露,知道的人寥寥无几,且数量是惊人的,谁知道这其中还有没有可怕存在。

有的荒古世家虽然不过百来人,但个个实力高深,通天强者高达十几余名。所以不要小看任何一个远古世家的能力,也不要小看他们説出来的话。

一个传奇……这已经是对于乌恒至高无上的评价,其中含金量也很高。

一些古老世家的翘楚,不説已经目空一切,但骨子里的那份骄傲很难让他们佩服一个人,可今天,乌恒绝对要算上一个!

孤身闯入生命禁区,活捉南宫尘,不可谓不是一大壮举。

现场许多修士振奋不已,都觉得十分解气,这一大魔修终于被活捉,那些被他杀死的兄弟姐妹们可以瞑目了。

但凡事都有几家欢喜几家愁,赶尸派这一边,猿鬼七一直郁郁不欢,虽然説轩辕月的爷爷轩辕风并非他杀死,但其中还是有些间接关系的。乌恒如今已有从容进退生命禁区的能力,真的让猿鬼七感到有些惊悚,怕日后起什么口角,他这位八大势力之一的圣主人物也得惦量惦量自己了,该避其锋芒的时候,就必须要避。

白崇山则一直沉默不言,半天説不出一句话来。他刚才大肆断定乌恒走不出生命禁区,可如今人家不但走了出来,还活抓了南宫尘,无疑像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他这张爱要面子的老脸上。

孙义清见白崇山脸色阴郁,顿时觉得暗爽,这个乌鸦嘴刚才一直咄咄逼人,现在总算被堵上了。他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冷言讽刺道:“哟,白阁主您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莫非与烈啸云一样,伤得不轻,需要马上回教中休息吗?”

“哼,本圣主的事情,还轮不到你这小辈评头论足。”白崇山甩袖一喝,当即冲众风月阁修士下令开拔,恨不得立马消失在人群视线中。

一名玄位境的年轻修士很不甘心,走到白崇山身边行礼道:“圣主,难道我们不参加屠魔大会了吗,那个大魔头可是把我师傅给杀了,一定得为师傅报仇啊。”

年轻修士的师傅是风月阁一名化龙一境老者,完全就是为风月阁充当炮灰的角色,试探性走进禁区去送死,要不是有人提及,白崇山早把这茬给忘记了。现在白崇山哪儿还有颜面留在现场,很不耐烦道:“你师傅的仇在场同道会报,不需要你来操心。”

“可是师傅是为风雨阁而牺牲的,我们这样离开,也太对不起他老人家了吧……”年轻修士有些倔强,认为这样离开,就好像把师傅给抛弃了一般。

乌恒耳力惊人,远在千米开外的对话,照样听的清晰无比,这可是抨击白崇山的绝佳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沉声冲着众风月阁修士道:“白崇山为了顾及私自颜面,连同门修士的仇都不给管,这样的门派去了有何用?不如早早解散算了,还好意思自称无上大派!”

“就是,本派修士之仇都不报,实在太没人情味了。”孙义清也跟着附和。

“当年风月阁创始人幻空大帝义薄云天,为同门手刃无上大敌,最终得以证道,可到了如今,哎……实在令我等感到悲凉!”欧阳世家圣主也随即出言,一副扼腕叹息之状,是在讽刺风月阁在白崇山的带领下开始走下坡路,连最重要的同门义气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白崇山变了颜色,越感难堪,这种言论非同小可,可能会影响到风月阁的未来发展。此刻他恨不得立马将眼前这名愣头青给拍死,要不是这小子出言説留下来,也就不会闹的被人戳自己脊梁骨。

但现在局势如并且各个子系统不断的更新维护和升级此,他只能隐忍下,连想拿这名本派年轻修士出出气都无法做到,人在做天在看,他虽然是圣主,可也不能肆意妄为,现在风月阁修士情绪很不稳定,他必须安抚人心,和那愣头青好言相劝。

可这名年轻人一直恳请他留下来,为师傅报仇,仿佛存心要与其作对一般。

如此一来,白崇山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局面很是尴尬。他已经没脸在待了,多待上一秒钟,都觉得浑身不自在。

最后为了以大局为重,白崇山选择留下来,继续参加完屠魔大会。

旁边的风月阁副阁主冷秋水是一名妖娆多姿的大美人,但现在气色也不太好,有些后悔的出言道:“哎,我们当初不该得罪乌恒的。”

“都已经得罪了,能有什么办法。”白崇山也有些肠子悔青的感觉,刚刚要不是他咄咄逼人,现在也不至于如此难堪。

“哼,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乌恒的声音充斥威严,响彻在这片荒芜大地上。

闻言,白崇山面部肌肉猛地一抽,忍无可忍,冲乌恒爆喝道:“你实在欺人太甚了,我要和你一绝死战!”

乌恒回过头来,一脸无辜之色望向风雨阁众修下一步将收回集体土地士,有些不解的看着白崇山道:“白阁主,我如何欺人太甚了?我説南宫尘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难道有什么错吗?”

一时间,白崇山脑海一片空白,这下丢人丢得更大了,他太敏感,总以为乌恒刚才是在讽刺自己,所以冲动走出来下战书。

倾城雪白衣飘飘,气质脱俗,生得一张闭月羞花的鹅蛋脸,美的近乎梦幻,她从轩辕嫣然身边飞下古战车,回归日月宫队伍中,出言道:“白阁主,还请你不要扰乱屠魔大会的秩序。”

“就是,留下看就好了,何必在去打扰乌恒。”孙义清也跟着冷晒。

不仅白崇山,连众风雨阁修士都觉得脸上无光,自家圣主这是怎么了,一下变得如此冲动,像个愣头青一样。

“这是被气得不轻的表现!”轩辕青云玩味看着现场,觉得过瘾。轩辕家众修士都没出声,但有的时候安安静静地,比出言去骂一个人更加可怕,因为对方会一直等待你出言取笑,可你偏偏就是不笑,让对方显得更加逊色没教养,而且容易等出内伤来。

乌恒见对方没了声响,嗤之以鼻的一笑,是一种**裸的蔑视,风月阁真的没落了,底蕴越来越薄,连个能站出来説话的都没有。

在场修士看在眼里,记在心中,很多年轻人眼神是一种狂热的向往,自己何时能成为下一个人族神体,从容进退生命禁区,气场强硬到让一个大势力都不敢出声,那种君临天下的感觉,想必很有成就感吧。

不待乌恒继续发言,昆仑派的白眉老者已经疾驰而来,停在千米巨坑上面,指着南宫尘大喝道:“你这个畜生,灭我崆峒派上千名修士,最后甚至害的圣主抑郁而终,我要杀了你!”

“啪!”

百眉老者是发自骨气里的恨意,纵身跳入巨坑内,一巴掌将南宫尘那已经扭曲变形的脸在打的扭曲了几分。

南宫尘闷哼一声,如轻飘飘的稻草人一样,被轰飞出去,掉落在了密集人群堆中。

“滚开,都给我滚开,否则你们全部都要死!”南宫尘发疯了一般,踉跄站起来,指着周边围上来的所有人咆哮。他满嘴鲜血,原本俊俏的脸已经丑陋不堪。

一些女子见此血腥画面,都吓的小脸蛋发白,往后退去,另外南宫尘虽然已经近乎没了战斗力,但他这尊大魔的余威还在,一句话震退不少人。

“就你这样子,还要逞威风?”轩辕青云出口,一口青铜大鼎被祭出,随后之听闻哐当一声,青铜鼎已经狠狠砸在南宫尘身体上,噼里啪啦骨骼错位的脆脆声响传遍四野,他痛苦大嚎,声音尖锐,让人掉一地鸡皮疙瘩。

也有人唏嘘不已,天恢恢,一代年轻大魔,真的被抓住了,沦落到此等地步!

“我要为叔叔轩辕天报仇!”轩辕月很是激动,当即拿出一把黑色大弓,化龙三境的实力,已经让她拥有可怕的爆发力,猎魔弓一箭下去,通天大能都不敢徒手承接。

“咻”

一支爆裂箭破空而来,带着炽热的气流,如一阵风般让地面上的人感到脸蛋有些滚烫,很快,爆裂箭轰的一声砸在大地上。南宫尘正处于爆裂中心,整个人被炸的衣衫褴褛,血肉横飞,身上已经没了半寸完整肌肤,十分残破,但他已然活着,魔体的肉身非同凡响,生命气机雄浑,若不是乌恒手持三件古神兵,在加魔龙丹,根本没办法将他活擒出禁区。

在场诸多修士纷纷鼓起勇气发起攻击,对这尊以往惧怕不已的大魔出手。

“没想到我南宫尘最终要沦落到被万人诛杀的地步,实在可悲,可叹……”南宫尘内心觉得有些凄凉,这一刻,他如返璞归真一般,眼神清明起来,但一切的一切都晚了,他走的是不归路,结果注定如儒家的伦理思惟的中庸实在是一个独立的哲学词汇此。

整晚头痛等 …………

长沙男性功能障碍
宫颈炎和宫颈糜烂有什么区别
呼和浩特早泄治疗哪家好
相关阅读
梅西成阿根廷的苦力倒勾不进的门将不是好前
· 马尔济斯犬咳嗽怎么办马尔济斯犬好养吗位置

马尔济斯犬咳嗽怎么办,马尔济斯犬好养吗 发布时间: :毛毛马尔济斯犬咳嗽怎么办?马尔济斯犬不会无缘无故的咳嗽,当发现它咳嗽的时候,应该先找...

友情链接